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4章(1/2)

好像打从那颗芝麻糖开始,他就一直在让步,现在回想起来,他自己都觉得很惊讶。

也许正如吴端所说的那样,一旦他把某个人放在了心里,就会不自觉的宠溺起来……和徐梓渝的相处,恐怕也是这样了。

耳根隐隐发热,齐宇轩看着徐梓渝殷红的双唇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软软的,温温的,吻在自己身上却能带起炙热的温度。

“唔……”徐梓渝无意识的呻|吟惊醒了齐宇轩,他倏地收回手,感觉脸上发烫。

一边暗骂自己定力不足,一边脱掉外袍,齐宇轩怀着一种很矛盾的心情,躺在床上。

刚一躺下,那边已经睡熟的徐梓渝仿佛感觉到他散发的热量,蹭了过来,自发的钻进他怀里。齐宇轩僵硬了一瞬,可想起两人之间连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又觉得自己有些矫情。

板着脸,揽住徐梓渝的后背,齐宇轩在吹灯之前始终没看到他怀中徐梓渝那微翘的嘴角。

***

成功的爬上了将军的床(并不是),徐梓渝这几天都是春风满面的,每天给士兵们看看病,讲讲课,没事再和牛大山过两招——当然,实际上是他想通过牛大山来学习一下军中的功夫,毕竟想要压倒将军,光凭一张嘴是不够的,怎么说也要有两把刷子才行。

他的擒拿术在近距离格斗的情况下基本上可以完胜齐宇轩,当然,一旦上马他就立刻傻眼了。

不过……谁会为了床事而专门上马搏斗一场啊,徐梓渝表示,以后有机会在马上来一发倒是可以有的。╮(╯▽╰)╭

和牛大山过手的时候,对方就把渣王爷勾搭他的事说了出来,徐梓渝并不担心,这渣王爷人虽渣,不过还干不出来强抢民男的事情,更别说他好歹还顶着未来将军夫人的名号呢,只要他不给对方好脸色,李宵林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就如齐宇轩所说的那样,这种事,关键还在于他的态度。

没有战事的情况下,每天的事情都不多,不过忙忙碌碌自己再找点活干,时间过得也是很快。

李宵林忙着制定浪漫的追人计划,因此暂时没来打扰他,等徐梓渝意识到的时候,他忽然发觉——好像很久没看到陈易知了……

说起来陈易知还是齐宇轩的小厮呢,不过自从他接受了将军的各种庶务之后,陈易知也就基本上绝了见到将军的机会。=。=

徐梓渝对于剧情君的执着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上次的春|药时间就是一个极好的教训。

为了防止剧情君的逆袭,他几乎是利用了一切手段,不知不觉就把陈易知排除在将军的视线之外,也不是故意陷害他或者什么,就是让他始终看到不将军的影子,避免各种狗血的意外。

李宵林如今盯上了自己,自然对陈易知这个容貌只能称得上清秀的小书生没了兴趣,徐梓渝估计着找这么发展下去,陈易知应该不会成为小贱受了,人家毕竟关心过他,虽然关心的方向弄反了,但毕竟是好心嘛。

他收拾了一下东西,和刘大夫打了个招呼,溜溜达达的就去后勤营找人了,刚走到后勤营没多远,他却远远的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和陈易知说着话。

徐梓渝皱了皱眉,反射性的躲在了一顶帐篷旁边,远远的看着那两人说了一会话,那个高大的男人便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他后退了几步,发觉左右都没有能躲藏的地方,心急之下,干脆嫌弃帐篷的一角,钻了进去。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徐梓渝不禁失笑,自己这是搞什么,不就是沈重和陈易知凑到一起了吗,他为毛要躲起来?

刚要站起身走出去,没想到却突然看到有人从帐篷的正面走了进来。

徐梓渝赶紧又蹲了下去,说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幸好这帐篷里装的都是一些巨大的木箱,把他挡在后面,前面的人要是没注意,根本看不到。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从正门那里进来的似乎是两个人,这两个人一路走到了帐篷的最里面,距离徐梓渝只有短短的几步之隔。

万幸这距离虽近,但堆积的箱子却多,再加上徐梓渝蹲在地上一声不出,那俩人都没发现这帐篷里还有其他人。

徐梓渝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后悔万分,你说他当初为毛要躲沈重,还非得钻进帐篷?现在好了,被人堵在这里,这要是传出去,万一被人误会他来后勤营偷东西,那可真是丢死人了。

“于哥,你别急嘛……”一个细高的声音拖着吓死人的腔调,柔柔弱弱的说道。

“你这个小*,骚成这样,老子能不急吗?”一个粗哑的声音紧跟着传来。

“哎呀,于哥你轻点啊……慢点……先用脂膏啊……”那个细高的声音撒着娇说道。

“妈的,老子等不及了,快给老子先舔舔。”粗哑的声音急切的说道,随后又传来一阵脱衣服的声音。

徐梓渝此时表情是这样:=口=

尼玛随便躲个人都能碰到偷情的狗男男,自己这运气是有多背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捡宝生涯虫婚高能来袭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三国之无敌召唤回到五零年代末